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杀人了
杀人了
 夜晚的霓虹灯照亮了整个步行街,但我却无暇顾及,疯了一样的穿梭在人流中,我恨不得马上回到家,我,需要一个答案。-
  想得到一个什么答案,我也不知道。只是脑子里一片狼藉,混乱不堪,不停的闪过回忆里那不堪的一个个场景。-
公司元旦晚会上赵四海第一次见到我的妻子方婷……
-  我和方婷在家因为孩子的问题而吵架……
-  第一次交换伴侣四个人站在电梯里尴尬得说不出一句话……-
在我面前方婷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干到高潮……
-  我和吴艳第二次在1209疯狂的做爱……
-  自己躲在储物室听着妻子一晚的纵情呻吟……-
妻子背着我的第一次偷情……-
凤凰山的夜晚……
-  细雨下的公司仓库里……-
甚至就在我面前做爱……-
最后脑子里就剩下赵四海阴笑着搂着软弱无力的方婷,阴茎疯狂的在妻子下体抽插的画面。-
我被这些画面逼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不知不觉,回到了家。楼下停着赵四海的宾士车──那个混蛋!我为他卖命,他却连这时间都不放过!
-   我怒火中烧。-
我轻轻开门进屋,灯都关着,只有卧室开着灯,我顺着灯光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趴在门缝上。-
方婷和赵四海光着身子躺在一起,浑身都是汗,方婷头发凌乱面色殷红,赵四海搂着方婷,阴茎上还闪着淫光。他们刚刚做完。-
“你什么时候走啊?”方婷无力的问道。-
赵四海拨弄着方婷依旧通红的肉头,笑道:“那几个客户我清楚,不玩到天亮拿不到单的……”说着,头凑到方婷胸前,开始舔吸那颗被涅的硬硬的乳头,“天一亮我就走。”-
方婷被舔得紧闭双眼,搂着赵四海的头。而赵四海的那根家伙又有反映了,很快充血暴着青筋,涨得老高挺在那里。-
“来,坐上来……”赵四海指着自己肉棒说道。
-   方婷苦笑:“这么快又来啊……”说着自己还是主动骑上来;低头,用手扶住赵四海一跳一跳通红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肉缝,慢慢坐了下去。在我的眼前,那根硕大的肉棒就这样一点一点没入妻子的体内。
-   坐定后,方婷便开始主动摆动自己的纤纤腰肢,让肉棒在身体里肆意搅动,戳到阴道每一寸敏感的角落。很快又有爱液流出顺着肉棒流到赵四海的阴囊上。
-   而赵四海则双手放在头后边当枕头,一幅轻松的表情欣赏着骑在身上,被自己从人妻调教成淫妇的女人。
-   “啊~~嗯~~啊~~~~”方婷揉着自己的乳房,不停纵情的呻吟着,想必她早已习惯尽情释放自己的激情。-
此时站在门外的我竟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快感油然而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吗?屋里妻子叫得越淫荡,我的下边越有反映。
-   目不转睛的看着被干的尽情摆动身子的妻子,我竟疯狂的掏出自己早已勃起的阴茎,开始套弄起来。
-   我真的是疯了!
-   卧室里方婷实在累了,躺在赵四海旁边,“不行了,还是……你来吧。”-
“瞧好吧,老婆!”说罢翻身重重压在方婷身上,把住肉棒抵在泛着爱液的蜜穴洞口,“叫我!”
-  方婷有些不耐烦,“别闹了,快进来吧……”
-  “叫我,不叫我不进!”赵四海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
方婷摆动着下体,用自己热乎乎的阴部摩擦赵四海的肉棒,看还是不行,笑道:“讨厌!”跟着亲了一下赵四海,“我的好~老~公~~~”
-  “乖!!”赵四海得意地答道。瞬即腰部下压,将肉棒径直插入方婷那迫不及待的神秘花园,插得方婷不禁“啊”了出来,自己用双腿紧紧扣住赵四海的屁股,任由他的肉棒游走在自己娇嫩的阴道里。
-   赵四海喜上眉梢,狠狠地吻着方婷的小嘴,舌头肆意的在妻子嘴里搅动,口水啧啧;方婷则闭着眼睛,搂着赵四海的头,尽情享受这肉体愉悦带给自己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   我站在门外,套弄自己肉棒的速度也越发加快,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最后闭起眼睛,任由那阴囊拍打在妻子蜜穴洞口的啪啪声和妻子纵情至极的连连呻吟声萦绕在我耳旁;不自觉心跳加速,一股不可抑制的快感顶住下腹,注注滚烫精液喷薄而出,溅射到卧室的门上。
-   卧室里边的那两个人依旧打得火热,如胶似漆。
-   我渐渐恢复了平静,提上裤子。后退几步,坐在一片漆黑的客厅里。点上一颗烟,半晌沉默不语,只是视野变得模糊,我捂住自己的嘴,紧闭双眼,嚎啕大哭起来。
-   “使劲……深点……再深点……”卧室里传来妻子方婷急促的声音。她快到高潮了。
-   愣了好一会神,我站起来,径直走到厨房,拾起那把曾经切破手指的菜刀,面如死灰。-
待我回到卧室门口,赵四海加快了抽插频率,恨不得次次顶到方婷阴道最深处,而方婷也紧紧夹着赵四海,搂着他大声叫嚷着。-
忽然,赵四海猛地低吼一声,腰部有规律的阵阵颤动,阴囊紧紧贴在蜜穴口一颤一颤,滚烫的精液就这样毫不设防源源不断的灌入妻子方婷的子宫。-
我闭起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紧手中的刀。
-   推门,走了进去……-
***    ***    ***    ***-
“本台消息,昨夜我市一公寓楼发生一起命案。男主人回家发现妻子与另一名男子有染,气愤至极用菜刀将那名男子砍死在床上,之后投案自首。据悉,死者生前与凶手工作于同一家公司,且是凶手的上司。而事件当中的那位女士由于受了强烈刺激,至今仍在医院做恢复治疗,另据其医生讲,那位女士当时已怀有一个月身孕……关于事件的后续报导,我台将继续跟进,敬请收看。”